柳千凌

【雙黑太中】中了異能的太宰治!?(一)

(新手文,OOC,緩慢更新,私設太中黑手黨搭檔期間曾是炮…友)

 

  不記得是從何時起,開始眷戀著那個人的溫度。明明對他的一切都如此厭惡,卻只有相擁時的體溫無法排斥,甚至夜晚獨自一人時總忍不住想念。明明每次看到他的臉、聽到他的聲音、嗅到到他的氣息時都忍不住滿腔怒火,卻無法甩開他貼上來的身軀、擺不脫對他的信任。以至於當他叛逃後,依然無法揮去眼前他的身影,丟不掉至今的回憶。

  這副狼狽至極的樣子絕不容許任何人窺見,亦不想有一絲一毫的認同。就像我們之間絕不曾存在的感情一樣,那份在夜深人靜時湧出的情感絕非思念。我不會承認,而他會嘲諷。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共識,但眼前站在我身前的人是誰?他說出口的的話又為何如此陌生?

  那人絕不會在我面前流淚,過去不曾,未來更絕不可能。那人面對我的眼中有過嘲諷、輕蔑、嚴肅、信任,甚至有過慾望,卻從未有過深情、柔和、眷戀和執著。而他更不可能用著好似將我當作失而復得的至寶一樣聲音呼喚,只會用著戲謔的嗓音一遍遍的說著“chuya~,chuya~”,宛若嘲笑一般。

  所以眼前的人究竟是誰?披著他皮的幻影?還是我的腦子終於如他所說的被門夾了?還是上次共同對敵後沒見的時間裡,這人又神經病發作了?中原中也看著眼前正流著淚對他訴說的太宰治,少見的沒有發作,而是腦袋神遊似的想著。

  “…呃,不好意思,中原先生,太宰先生自從中了異能之後就一直有些奇怪…”中島敦不好意思的對著明顯處於忙混亂狀態的中原中也說。而這一聲抱歉終於喚回了自從被太宰治流著淚深情告白後就傻掉的中原中也。

  回過神的中原中也梳理了一下今早起床後發生的事,他今天休假,但一早卻被首領的電話叫醒。電話中說了太宰治不幸中了敵人的異能,基於和平條約和防範這連異能無效都會中招的特殊能力要中原中也前去偵探社協助。

  “…不好意思,Boss。我剛剛似乎聽錯了,您說太宰那傢伙種了敵人的異能?”剛睡醒還有些發矇的中原中也瞬間清醒,但又想著自己是否聽岔了?“中原君沒聽錯喔~太宰君確實中了敵人的異能~”“…那能否請問一下為何是我去呢?”聽到首領用好似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的聲音回答後,中原中也遲疑了一下後帶點疑問的詢問,畢竟他和太宰治關係不好全黑手黨都知曉,而他在這種明顯需要探索和耐心的事情上完全不想長期與太宰治共處。

  “這是太宰君指名的喔~那就這樣吧~我還要陪愛麗絲醬買衣服呢~”聽著首領愉快的掛電話的中原中也不禁在心中默默詛咒著那隻青花魚,一邊想著等等見到他先賞他一拳,一邊快速的洗梳換裝後前往偵探社。

  結果他一進偵探社的大門,還未來的及對那隻青花魚邊嘲諷邊揮拳,便看到太宰治一看到他就流下眼淚。“中也?中也!中也,我好喜歡你!喜歡、喜歡、喜歡…不!我一直愛著你啊!”太宰治在中原中也剛走到他的面前時,便牽起他的雙手貼上自己的左臉頰深情告白,邊說邊流出點點滴滴的淚珠。

  回憶完畢的中原中也終於徹底地回過神來,接著便是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升起,和那漫延至耳廓得通紅。“他媽的,這傢伙到底中了什麼見鬼的異能才會變成這樣啊!”無法直視現在的太宰治的中原中也在將眼前明顯不對勁的太宰治劈昏後迅速回過頭,衝著辦公室中的其他人大吼道。

  “嗨...正確來說一開始中了異能的是中島敦,但是這個異能所影響的卻是第一個和中招者握手的人。”國木田獨步嘆口氣後回道。“中島敦?啊…人虎啊!原來乳此,不是直接接觸的異能就無法防範嗎?”中原中也先是回想了一下中島敦是哪位,才邊回過頭看了下中島敦邊喃喃自語。“至於具體的能力到底是什麼現在還不清楚,只有一封信寫了點線索。”國木田獨步邊遞出一封惡俗粉紅色的信封邊說道。

  接過信封並讀過內容後,中原中也只想大喊一聲這是什麼鬼!?信紙的內容非常簡短,只有一句“我只是想看看太宰先生究竟是對哪位女性如此眷戀?”但這短短的一句話所帶來的信息量卻十分的驚人,能明白讀出的便是這件事本身就是衝著太宰治來的,中島敦很明顯就是被利用的。

  “這封信是哪來的?”中原中也問道。“…抱歉,那是我今早在偵探社樓下遇到的一位女性拜託我轉交給太早先生的,她還拜託我替她握一下太宰先生的手說謝謝…真的非常抱歉!!!”中島敦一臉歉疚的跟中原中也道歉。“你不用跟我道歉,反正這件事怎麼看都是那隻死青花魚的風流債引起的。你完全不用介意。”中原中也聽罷只是輕描淡寫的點下頭,看了一眼站在中島敦身後用警惕的眼神看著他的泉鏡花,還安慰了下帶著一雙淚眼可憐兮兮的中島敦。

  中島敦心想中原先生真是個好人,跟太宰先生還有芥川完全不一樣。順道還回想了下芥川方才打來的電話。“人虎,因為你的愚蠢而害了太宰先生。你最好快點解決這件事,要是因為你而讓太宰先生受傷,下次見到就殺了妳!”明明都是黑手黨為什麼差那麼多呢?

  “所以那傢伙具體而言到底怎麼了?”中原中也指著昏睡在待客沙發的太宰治問道。“…不清楚,那傢伙在和敦握手後先是昏倒了,醒來後呆了下便開始哭。邊哭還邊叫著你的名字,像是陷入幻覺一樣。在你進入偵探社前一直呆坐沙發上,後來的你都知道了。順帶一提,打電話通知黑手黨首領的是與謝野。”國木田獨步指著坐在位子上悠哉揮手的與謝野晶子回道。

  “因為他醒了之後只有喊過你的名字,所以只好喊你過來啦~我們都被當空氣呢~~”與謝野晶子帶點看好戲的說道。中原中也有些煩躁,現有情報量太少,按照那封信的內容猜測應該是跟被太宰治眷戀的女人有關的異能,為何最終出現的是跟他有關的情況呢?

  並非中原中也自信,他敢說他跟太宰治一樣最討厭、最想宰了的人都是對方。眷戀這種美好夢幻的詞怎麼看都不可能存在他跟太宰治中間,厭惡或是憎惡之類的詞倒是有可能會是他就是了。

  就在中原中也百思不得其解時,聽到身後中島敦驚訝的聲音。“啊!太宰先生你醒了啊!”隨後便被一個熟悉的胸膛擁入懷中,帶著令人懷念的溫度。“中也,中也,中也~”在太宰治宛如幼貓撒嬌的呼喚聲中,中原中也終於意識到他被人從身後抱住了。固然是因為環境問題,但能令他如此沒有防備的人從來只有一個。

  回過神的他下意識掙脫那人的懷抱並將他過肩摔,而後紅著臉頂著與謝野晶子那看戲的眼神狠狠踩在太宰治的腹部上。“去死吧!太宰!!”但低下頭看到的卻是用著溫柔的眼神,帶著包容的笑容的太宰治。中原中也不由得少見地生出了一絲絲的愧疚感,伴隨著濃濃的怪異感。眼前這個人,是誰?

  似乎因為睜著眼看到中原中也的時間長了,太宰治好似終於冷靜下來般,辦了點嘆息和無奈地開口道。“好了好了,chuya你就饒了我了吧~在踩胃要穿了~”說罷移開中原中也的腳並站起來。中原中也看著好似回復正常的人,便默不作聲地任由太宰治移開他的腳。但他心裡很清楚,不一樣,跟那隻死青花魚平時的眼神、聲音、行為都不同。看他的眼神依舊溫和,叫他的聲音沒有戲謔,反而參滿了蜜,而移開他腳的動作是如此輕柔,甚至帶了點小心翼翼。

  “終於清醒了嗎?太宰。所以這到底是什麼異能啊?”國木田獨步見太宰治似乎正常了,便趕緊開口詢問。“嗯~怎麼說呢~嘛~首先,chuya你能先去外面一下嗎~”太宰治回身對著中原中也笑咪咪地說道。

  “蛤!?你開什麼玩笑!?這件事跟老子有關我憑什麼不能聽!而且Boss要這個異能者的資料。”中原中也先是下意識地反駁,但看著太宰治懇求的眼神,還是無意識地放緩了語氣解釋下。

  隨即,太宰治彷彿中了定身咒一般,先是僵了一下,隨後嘆口氣便緩緩開始說起。“chuya,那句話是犯規啊~嘛~總之這個異能是會使第一個握住中招者的手的人被異能控制住。…具體嘛~被控制的人會被最大極限的放大對他眷戀的人的愛意和思念,而且無法欺瞞、隱藏、拒絕被其眷戀的人的愛意和要求之類的,最麻煩的是只要三分鐘內見不到或離開被其眷戀的人三公尺遠兩項其一,就會陷入類似幻覺的強烈情感中。”

  在太宰治說完後,全場陷入了一種迷之沉默,且眾人的視線皆或明或暗的看向已經滿臉通紅,渾身僵硬的中原中也。“你、你、你他媽開什麼玩笑!你眷戀的人怎麼可能是我啊!?不對,你怎麼可能這麼自然地說這種話啊!?”中原中也看著太宰治盯著自己的雙眼,底氣不足(?)、惱羞成怒(?)的大吼。

  “親愛的小矮人啊~你剛剛沒聽清楚我說的話嗎?我不能拒絕你的要求,甚至無法對你隱藏或欺瞞,無論是感覺、言語。最重要的是,因為這該死的能力,我無法對你說出任何負面或惡毒的話,亦不能擺出任何惡劣的動作或表情。”太宰治又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表示,甚至無法擺出太不滿或嘲諷的表情。

  “咳咳…所以這個異能有辦法解除或防範嗎?太宰。”與謝野晶子看著那明顯快陷入兩人世界了兩人,趕緊開口打斷道。“沒有辦法防範,只能不和中招者握手。不過這個能力對沒有愛戀之人無效,也就是指對愛情以外的感情不影響。至於解決的辦法嗎~很遺憾我不知道,被拖入異能幻覺後知道的就只有這些。不過這個異能應該是有時限的,但至於到底是多久我就不清楚了~”太宰治回頭面對與謝野晶子時,便能自然地擺出厭世臉說道。

  “話說,敦你還記的給你信的美人長什麼樣嗎?或有什麼特徵嗎?”太宰治在快速瞄了一眼中原中也後便展頭望向中島敦問到。“嗄?那位小姐嗎?...呃~是位穿著白色連身裙,身高大約跟中原先生在差不多,翡翠色的下垂眼,左眼尾下有顆淚痣,髮色~啊!跟中原先生很接近!大概長到後腰左右。年紀看起來大概20歲左右,臉型…好像也有點像中原先生…”中島敦先是開心眼前就有個參照物,但越說道後面越覺得好像有那裡不太對?

  太宰治頂著偵探社眾人,尤其是與謝野晶子、泉鏡花和谷崎直美三位女性看人渣的視線,以及中原中也明顯充滿殺氣的眼刀,面不改色的對中島繼續進行詢問。“是跟小矮人戴帽子一樣高,還是沒戴帽子?”“呃…戴、戴帽子吧?”中島敦看著中原中也的臉色非常不安地說道。

  聽到這,再也忍不住的中原中也火冒三丈的扳過太宰治的身體,抓著他的衣領就是一拳揮過去並大罵。“老子不說話你就真當我是啞巴啊!那句身高就算了,小矮人是什麼鬼!我看你剛剛的都是騙人的吧!”“怎麼會呢~chuya~這是愛稱啊~”面對太宰治那張無奈的臉和可憐兮兮的眼神,中原中也原本接續的下一拳卻無論如何也揮不去了,只好喪氣地將人放開。

  “咳咳...總而言之,太宰你和敦就先按敦說的特徵去找吧,潤一郎你有空再在幫他們蒐集一下資料。亂步出差,鏡花醬有任務,其他社員也還有委託,說來說去這本來就是你的問題,撥一個敦給你幫忙就不錯,給我早點解決這件事!”國木田獨步趕緊打斷兩人的對話總結。“啊!好的!”被點名的人也快速答到,接著眾人便準備開始各忙各的。

  “那我就先走了,青花魚你就自己加油吧~”眼見沒自己的事,說罷中原中也便朝門口邁步。但步伐還沒賣出一步,便被抓住自己的手給停住了。“…你又要幹嘛?”“chuya你是不是忘了我現在完全離不開你呢~”面對中原中也沒好氣地質問,太宰治掛著無賴的微笑回道。

  中原中也心跳瞬間漏了一拍,這下好了,他不願面對的問題終究還是得面對的。“啊!對了,因為這個原因,太宰這幾天就拜託你了~中原幹部~”與謝野晶子看著停在原地拉拉扯扯的兩人很歡快地說道,明顯的幸災樂禍。

  “靠!”中原中也大罵一聲後也只好帶著厭世的眼神,一邊拖著太宰治的後領,一邊喊著中島敦走人。

 

 

 

 

 

TBC.